8455con-点击注册
2020-04-01 来源:8455con

8455con:8455con  中国年轻人经常穿军事风的衣服,用军事风的潮牌,比如,美国空军的飞行员夹克在中国卖得特别好,我就想,中国海军为什么不能有特别潮、特别帅的文创开发?我们提出这个观点后,得到了舰上的认可。航母文化用年轻人喜欢的潮流文化的方式去传播,是一种有趣的尝试。

8455con

::::  北京9月19日电(记者魏玉坤)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明确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形成“三张交通网”“两个交通圈”。  交通运输部党组成员、综合规划司司长王志清表示,“三张交通网”即发达的快速网,主要由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民用航空组成,服务品质高、运行速度快;完善的干线网,主要由普速铁路、普通国道、航道、油气管道组成,运行效率高、服务能力强;广泛的基础网,主要由普通省道、农村公路、支线铁路、支线航道、通用航空组成,覆盖空间大、通达程度深、惠及面广。  王志清说,“两个交通圈”是指围绕国内出行和全球快货物流建立的快速服务体系。一是“全国123出行交通圈”,即都市区1小时通勤、城市群2小时通达、全国主要城市3小时覆盖;二是“全球123快货物流圈”,即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全球主要城市3天送达。  纲要明确,到2020年,完成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交通建设任务和“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各项任务,为交通强国建设奠定坚实基础;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人民满意、保障有力、世界前列的交通强国。  王志清表示,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联合各部门扎实推进各项工作。建立统筹协调的交通强国建设实施工作机制,深化交通投融资改革,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部署若干重大工程、重大项目,鼓励有条件的地方、企业在交通强国建设中先行先试,建立交通强国评价指标体系,确保交通强国建设扎实有序,行稳致远。

8455con::::  城乡违建屡禁难绝:疏堵结合期待破题  拆违攻坚:一场做减法的基层治理持久战  城市的顶楼阳光房、商品房通风井改造变房间、农村的“一户多宅”、私占农田盖房建厂……时至今日,在中国城乡的角落,违建仍然以各种形式存在着。尽管城市管理者们持续整改,但历史遗留的“存量包袱”和屡禁难绝的新增违建,让拆违成为基层治理痼疾。  回顾2019年,从河北到广东,从浙江到贵州,全国多地展开拆违行动,取得一定成效。但在这场基层治理的持久战中,基层人士疾呼,需要更广泛的社会认知与参与。  持续整改仍“量大面广”  多位业内人士提到,违建问题频繁出现且长期存在,本质上是我国基层土地管理能力难以规范引导转型期百姓各类建设需求的产物,尤其是无法合理控制利益密集地带中,部分农户和城市居民逐利建房或违规建房的不合理冲动。  在广州,一处在当地著名景区白云山上存在了30多年的历史违建“大钵盂”,在多方的努力下于2019年成为历史,并成功复绿。“大钵盂”所在地街道社区负责人介绍说,现在很难想象,在一片不足500平方米的区域,曾有18栋四五层高的违建,高峰时超过500人居住其间。  广州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治违督导处处长郭敬曦表示,早在20年前,当时的规划部门就下发过拆除通知书,法院去强制执行也没完成。由于未出现较大的安全事故,在没有更好的安置办法下,当地一直没有采取强拆措施。  实际上房屋建在半山腰,雨季来临时这里极易出现地质灾害。街道办相关负责人说,2013年前后,“大钵盂”所在的区域就被确定为地质灾害点。直到2018年一场连绵数日的大雨,才让这里的问题再次进入官方视野。  2018年,广东遭遇了台风“山竹”袭击。周边居民形容,台风过境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风雨飘摇”。处在地质灾害点上的“大钵盂”,牢固程度远低于周围住宅,风险也更大。  为了保障安全,街道花了三天时间将居民安全撤离。然而台风一过,又有很多人回流居住。台风过境让部分居民意识到继续住在“大钵盂”存在一定风险,以此为契机,街道下决心拆掉这颗“定时炸弹”。  2019年3月开始,广州针对白云山景区周边开展拆违复绿专项行动,通过多部门协作解决城市拆违的痛点,也为解决“大钵盂”隐患问题带来契机。社区工作人员先是对全部408户居民身份进行一一排查,并进行分流处理。经过12轮沟通谈判,最终在2019年6月,“大钵盂”内的400多户居民全部搬离,并且做到了零投诉。  “大钵盂”的拆除成为广州治理违建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在其带动和影响下,广州城管部门当年11月就完成了4500万平方米的年拆违目标,但不容忽视的是,广州市内仍有上亿平方米的存量违建,拆违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许多城市。在河北邯郸,近三年来拆除违建1500多万平方米,数十年形成的违建得到比较彻底的清理。在浙江台州,根据当地2019年初存量违建调查摸底数据,自2013年以来,当地累计拆除各类违法建筑2.06亿平方米,尚有存量违建总建筑面积3927万平方米。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王向阳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违建问题主要体现在小产权房、建新不拆旧、面积超标、滥占耕地建房等问题,小产权房问题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农村,建新不拆旧、面积超标、滥占耕地建房等则在中西部广大传统农区较为普遍。  从直接后果来看,违建问题阻碍了城市空间的优化布局和城市规划的组织实施,道路、公园绿地等基础设施、公益项目无法落地。同时,还容易造成安全隐患,违法建筑规划设计层次低,建设施工质量差,特别是一些违法建筑破坏了房屋原有结构、占用着消防通道,不仅存在建筑倒塌的风险,在发生消防安全事故时还将严重影响逃生和救援。  基层拆违面临多重挑战  在许多基层人士看来,已经建成的历史违建,尽管群众意见较大,但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原因,多方诉求难以同时满足。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缺少处置的有效抓手的情况下,作为末端处理环节的拆违面临诸多挑战,反映出一些基层社会治理的普遍现象。  记者调研发现,在一些地方,“先上车,后补票”式公共设施违建普遍。在河北,一些基层干部反映,污水处理厂、道路、燃气储气站、垃圾中转站等一些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违法占地较多。有些项目急于上马,未办理好土地手续,造成“先上车,后补票”。仅在河北省内的一些道路项目上,就不同程度存在有违规占地问题,甚至有道路已通车一两年,占地手续还没办完。  还有一些城市经历多年“城镇化”“工业化”发展后,历史遗留违建问题棘手。广州市天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副局长黎明说,20世纪九十年代末,广州市天河区进行撤村改制,从村社改成股份制公司,村民的身份转换为居民,变“种菜”为“种房子”,但用地性质无法转换,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以天河区石牌村为例,当初该村被大量征用土地后只剩下少量土地供村民居住。为了满足居住需求,村民不断改建,各种违建构成了如今石牌村的密集建筑群,但这种历史遗留问题,相关部门无从下手。  台州市相关负责人表示,台州以工业立市,民营经济发达,乡镇在深入推进“三改一拆”行动时,担忧拆违可能会对企业有影响,阻碍经济良性发展。企业厂区内违建历史成因复杂,一些老旧工业区内小微企业众多,安置分流十分困难。  与此同时,由于拆违“投入大、无补贴”,基层感到不堪重负。浙江台州市相关负责人说,拆违费用是一笔巨大开支,拆违加清理按每平方米均价30元计算,每完成100万平方米年度任务,需要费用约3000万元。除用于建设小微园区、商业开发等拆后利用方式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大部分还是用于复耕复垦复绿及停车场、游步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大笔拆违资金投入让基层政府不堪重负。  杭州市一城区政府拆违办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强制拆除的费用是区政府出,开支比较大,2018年上城区拆违费用1000多万元,高楼拆除还存在安全保障、建筑物垃圾处理、拆掉后漏水需要修复等问题,有的小区修复费用比拆除费用还高。  “程序烦琐”“复议诉讼”致使“拆违战线”拉长。河北省一些基层干部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土地违法相关案件需经过立案、调查、告知、处罚、复议、诉讼、执行等法定程序,六个月才能进入法院受理程序,导致拆违工作难以快速执行到位。  此外,拆违引发的复议诉讼严重影响了拆违工作的开展。台州市拆违干部表示,在违建持有人不配合的情况下,从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到依法强制拆违完毕,一般需要九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基层政府在强制拆违时,为提高效率,往往以简易程序代替依法行政程序。近年来,因拆违引发的行政复议诉讼案件明显增多,此类以简易程序拆违的案件大多因程序违法而败诉,不仅延长了拆违进程,还给当地政府带来很大压力。  而作为拆违“唯一执行者”,一些地方的基层城管工作人员表示“人少、任务重、力不从心”。广州市黄埔区一名基层城管工作人员将城管比喻为最后的“守门员”,虽然“违建”相关工作涉及多个部门,但最后都要通过城管“拆违”这个唯一的“出口”解决。据介绍,目前广州市城管被赋予的职能要求有388项之多,拆违只是其中一项。黎明说,面对类别繁多的职能任务,基层城管人员显得力不从心。  此外,新建住宅违建连片涉及住户多,成为治理顽疾。贵阳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云岩大队三马办公室主任王强介绍,目前不少开发商虚假宣传引诱购房者,如告诉购房者可在高层建筑连廊搭建小房子、扩建阳台、在别墅花园或露台搭建阳光房……致使违建连片出现。此类违建因波及面广,涉及住户太多,成为治理顽疾。  贵阳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云岩大队普天中队一名干部说,当地一处别墅区2016年开建,如今96栋别墅大部分存在违建;另外一个社区是近几年新建的一个高层建筑社区,但34层的高层建筑几乎每一层都存在连廊违建。  强化源头治理疏堵结合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目前未批先建等违法违规问题明显减少。要减少拆违造成的社会财富损失,就要在全社会树立依法建设意识,扭转企业建设未批先建、少批多建和农村“不占地白不占,谁不占谁吃亏”的风气。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违法建筑和违法占地问题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往往是由“问题形成阶段缺乏政策”“不是当前主要工作”等原因造成,并因为“人畜无害”暂时搁置。直到成为多年顽疾,才又引起地方部门的重视和决心。要遏制违法建筑问题发生,既要开展强有力的集中拆违消除存量,也要从培育全社会依法用地和建设观念、建立预警预防机制、大幅提高违法成本等方面着手,避免“小拖大,大拖炸”。  一是建立“逢违必拆”机制,加大打击震慑力度。部分基层干部认为,违法占地、违章建筑问题易发多发,与长期以来经济粗放式发展、依法用地和依法建设观念淡薄等有直接关系。  多年来违法建筑屡禁不绝,“违法成本低、收益高”是重要因素。浙江省温岭市横峰街道一间15到20平方米简易辅助房屋每月租金七八百元,河北省一些地方被拆除的违建仓库每年租金数十万元,导致明知故犯甚至屡拆屡建问题。  部分基层干部表示,目前对土地违法的处罚主要集中于警告、罚款、没收违法建筑、没收非法财物、限期拆除等,违法成本较低、震慑作用小。从根本上遏制违建问题,应大幅提高违建成本、形成“强力震慑”,让搞违建的人“得不偿失”。相关人士建议,应理顺司法衔接机制,畅通违法占地案件向公安、法院移交移送体制,对占地数量较大、涉嫌触犯刑法的案件及时移交查处。  二是健全预警预防机制,落实共同监管责任。一些基层干部表示,预防比拆违更重要,应加大城乡建设项目审批后监管力度,防止“木已成舟”、不易纠正等问题。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城管局法规科科长江澜说,要建立健全违建预警预防和监管责任机制,实现早发现、早制止。形成“早发现、早制止、早报告、早处理”快速反应机制,将违建行为“发现在初始,解决在萌芽”,筑好监管“第一道防线”。  部分基层干部表示,要持续巩固拆违成果、防止违建死灰复燃,做好“后半篇”文章至关重要。河北、浙江、广东等地坚持“拆改并重”,对拆后建筑垃圾及时清理,对腾退的空间和土地因地制宜加强规划和管理,用于建设游园、公共停车场、便民市场等公共服务项目,实现环境、经济、民生等综合效益最大化,增强群众获得感。  三是建立联合惩戒机制,疏堵结合源头治理。部分基层干部表示,违建问题屡禁难绝,除了加大预防和拆除力度,还可探索建立联合惩戒机制,让企业和个人从不敢违建到不想违建,真正实现源头治理。  杭州、广州等多地城管部门基层干部建议,将违建情况与社会征信系统对接,存在违建问题的房屋不能上市交易、业主纳入失信者黑名单,让企业和个人从“不敢违建”,逐步发展到“不想违建”。盯紧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两代表一委员”等重点人群,严格网上办案,全流程监控案件办理程序,对查控不力的启动问责。  浙江台州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应实施“谁违建,谁承担拆除费用”,建议加大惩戒力度,对拒不拆违、由官方强拆的,依法向违建当事人追缴强拆费用。  此外,多地基层干部表示,治理违建应疏堵结合,为依法用地谋划出路,实现保护耕地和保障发展并行不悖。落实土地规划“一张图”,防止各项规划不一导致的违建问题。同时,加大土地规划调整和补充耕地力度,及时为项目解决建设用地指标。  (记者荆淮侨、黄筱、刘智强、齐雷杰采写)

8455con

::::图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办公楼外景。:本报记者:聂新鑫: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兰琳宗:韩亚栋  这是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进程中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2018年3月23日,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平安里西大街41号的中央纪委机关大院迎来国家监委正式揭牌的时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出席揭牌和宪法宣誓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杨晓渡主持。这是纪检监察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党和国家反腐败工作掀开新的一页。  一年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合署办公,一体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责,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全面加强,反腐败工作法治化规范化水平不断提升,制度优势正在转化为治理效能。  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维护党中央权威,旗帜鲜明讲政治  2018年3月28日,国家监委挂牌成立5天后,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了《关于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构改革情况的报告》。在监察体制改革由试点迈入全面深化的新阶段,会议提出,要坚持优化协同高效,推动机构、职能、人员全面融合,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  一年来,中央办公厅印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机关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内设机构、人员融合、制度建设等方面的改革实践确定了蓝本;印发《关于深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改革的意见》,纪委监委统一设立、全面派驻纪检监察组,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责,朝着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稳步前行;着眼于强化纪检监察机关自我监督,党中央制定《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给纪检监察机关定制度、立规矩。  2018年12月13日,中央政治局就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举行第十一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新的起点上持续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促进执纪执法贯通,有效衔接司法,推进反腐败工作法治化、规范化。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顶层设计和试点探索相结合,举旗定向、坚强领导,纪检监察体制改革蓝图扎实高效地转化为生动实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坚守政治机关定位,始终保持高度政治自觉,自觉把工作置于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之下,旗帜鲜明讲政治。国家监委成立当天,赵乐际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干部大会上就强调:“纪委监委作为党内监督、国家监察的专责机关,要自觉承担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特殊使命和重大责任。”  合署办公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认真落实《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精神,坚决做到“两个维护”,自觉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开展工作,重大事项、重要工作及时主动向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请示报告,既报告结果,又报告过程,始终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强化政治监督。教育引导全系统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紧扣“两个维护”根本任务,聚焦落实党组织政治责任,聚焦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聚焦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聚焦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督促党员领导干部把“两个维护”落实在实际行动上,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到位。2019年1月30日,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反馈情况公布。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是贯彻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部署要求的重大举措。坚守职能职责,紧紧围绕贯彻新发展理念、实现高质量发展、打好三大攻坚战等加强监督,确保党中央政令畅通。  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七个有之”问题保持高度警觉,坚决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严肃查处鲁炜等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派、两面人;坚持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的问题,发挥警示教育作用;立足职责定位,参加调查督办湖南洞庭湖违规违法建设矮围、京津冀违建大棚房、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等背后的责任问题、腐败问题、作风问题。  加强对地方各级纪委监委的领导和监督。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领导同志多次就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工作到地方调研,要求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准确把握党中央精神和要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参与制定和修改多部国家法律、中央党内法规和党内规范性文件,发布一批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文件,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依规依纪依法履职提供重要制度保障;举办180余个培训班次,培训各级纪检监察干部3.7万人次,全面提升履职能力。  一体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和纪检监察机构改革,推动职能、人员、工作深度融合,实现“形”的重塑、“神”的重铸。从组织形式、职能定位、决策程序上,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进一步具体化、程序化,各级党委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进一步强化,党领导的反腐败工作体系更加科学完备。  中国特色国家监察体系不断完善,制度优势加速转化为治理效能  2019年2月20日,十九届中央纪委工作报告全文公开发布,向全党全国人民报告工作、接受监督。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合署办公,中央纪委工作报告也是国家监委工作报告。报告体现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取得的多方面成效,彰显制度优势正在转化为治理效能。  ——实现全面融合,汇聚反腐败强大合力  2018年2月25日上午,4辆大巴驶入中央纪委机关大院,102名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的转隶干部脱下检察蓝、转战“新战场”。此后,随着融合的深入推进,转隶人员和“老纪检”交叉配置、优势互补,“进一家门、成一家人、说一家话、干一家事”。  国家监察委员会是中国特色的反腐败工作机构,把原来的行政监察部门、预防腐败机构和检察机关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工作力量整合起来,切实解决过去反腐败力量分散、职能交叉重叠的问题,攥指成拳,形成反腐败强大合力、效力。  “这是一次质的飞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有关负责同志介绍,机构设置、人员转隶、工作衔接只是“表”,整合反腐败工作力量,建立起党统一领导下的国家反腐败机构才是“里”。合署办公后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一套人马、双重职责,既是执纪机关,履行党章赋予的监督执纪问责职责,又是执法机关,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监督调查处置职责,实现党内监督和国家机关监督、党的纪律检查和国家监察有机统一。  谈起一年来的感受,无论是原来的纪检监察干部还是转隶干部都纷纷表示,“现在力量收拢凝聚在一起,既查违纪问题,又查职务违法、职务犯罪问题,查办案件力度明显加大,效率显著提高”。  整合反腐败工作力量,带来更深刻的变化在于,各级党委实现了对反腐败工作的全过程、常态化领导。党委定期分析研判本地区政治生态状况、听取重大案件情况报告,对本级管理干部的初核、立案、采取留置措施、作出处置决定等审核把关。  去年11月30日被引渡回国的姚锦旗,是国家监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第一案。从他被保加利亚警方抓获到完成引渡,历时仅44天。如此高效,正得益于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成为追逃追赃案件的主办部门,党对追逃追赃工作的领导进一步加强。在中央追逃办的有力指挥协调下,国家监委、外交部、浙江省监委等部门通力合作,与时间赛跑,才在短时间内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18年,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取得重要进展,共追回外逃人员1335名,“百名红通人员”已有56人落网。  ——消除“真空地带”,强化对权力的监督制约  “我们一直等着这一天,真是大快人心!”2018年4月,得知本村包括非中共党员在内的6名村干部因涉嫌贪污被提起公诉,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新崤村的村民们拍手称快。此前,他们在向富阳区纪委监委反映相关问题线索时,对于非中共党员村干部能否受到应有惩处,还一度心存疑虑,但结果没有让大家失望。  监察法出台前,非党员的村干部、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等相当一部分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处于监督的空白地带。监察法第十五条规定了六类监察对象,“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均涵盖在内,实现了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推进公权力运行法治化,消除权力监督的“真空地带”,压缩权力行使的任性空间。  福建省监察对象从22.48万人增加到74.21万人,吉林省监察对象由20.6万人增加至67.95万人……数据显示,监察法实施后各地的监察对象数量显著增加。监察对象的“扩容”,正体现了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笼子、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改革初衷。  当前,随着赋予派驻机构监察权、扩大派驻监督对象的覆盖范围,新增监察对象全部纳入防逃体系……一系列有力举措推动监督之网越织越密,全覆盖、无死角震慑作用越来越强。  ——用好“两把尺子”,执纪执法贯通、有效衔接司法  2018年4月,新通过的监察法施行不到一个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创制政务处分,弥补了纪、法中间的空白地带。  这是将执纪执法相贯通、有效衔接司法工作落实落细的一个缩影。一年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坚持问题导向,起草制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措施使用规定(试行)》等30余项法规制度,完善纪检监察业务全流程制度规范,推动执纪审查与依法调查顺畅衔接。  与此同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刑事诉讼法,主动对接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同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形成了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关系,衔接司法顺畅高效。  “从重庆2018年全年商请指定审判管辖的29件案件来看,现在指定审判管辖用时为一周左右,相比改革前用时一两个月,大大缩短了衔接时限。”重庆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负责人表示。  ——运用“四种形态”,保持和强化惩治腐败高压态势  今年3月15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当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魏传忠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是2019年开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第6名中管干部。  合署办公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收拢五指、重拳出击,“打虎”、“拍蝇”、“猎狐”多管齐下,形成集中力量严惩腐败的高压态势。2018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68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15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3.8万件,处分62.1万人,均创纪律检查机关恢复重建40年来的最高值。在高压震慑下,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包括艾文礼、王铁等中管干部在内的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改革激发的突出效力就是强化了日常监督。2018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处理173.7万人次。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种形态分别占比63.6%、28.5%、4.7%和3.2%。无论是“四种形态”处置总量,还是第四种形态的处置量,都远远超过改革前的数量,真正做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打通“最后一公里”,持续增强群众获得感  深入推进监察体制改革,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根本目的就是要确保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幸福。  2018年,全国共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13.1万件,处理17.7万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21起典型案例,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坚强纪律保证。  “一下就查处4个村干部,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室的同志工作真不含糊!”说起第二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室,安徽省界首市大黄镇史炉村的村民竖起了大拇指。2018年4月,当地第二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室在对近年来实施的重点工程项目进行监督走访时,收集到该村村干部套取征地补偿款的问题线索,最终查处了该村4名村干部侵占征地补偿款的案件。  在乡镇(街道)设立纪检监察工作室是安徽省推动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的创新举措。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结合各自实际,积极探索监察权向基层延伸的有效途径,打通监察监督“最后一公里”,持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深入推进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开展民生领域专项整治,深挖涉黑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解决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强化自我约束,把监察权关进制度的笼子  今年1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最新组织机构情况。信息显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检监察室由原来的12个扩充至16个,包括11个监督检查室和5个审查调查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推进内设机构改革,把日常监督与查办案件的职能分离、部门分设,把自身最重要的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坚持实事求是、依规依纪依法履行职责。严格执行监察法、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相关规定,起草制定立案程序、证据规范、审理流程等法规制度,不断健全内控机制,强化自我约束。同时,对执纪违纪、执法违法者“零容忍”,坚决防止“灯下黑”。2018年全国共谈话函询纪检监察干部9200余人,组织处理1.3万人,处分3900余人,移送司法机关110余人,清除害群之马,保持队伍纯洁。  2019年1月11日,中央纪委三次全会的会场上,新增了13张特殊的红色名牌,他们是应邀列席会议的13位特约监察员。这在中央纪委全会历史上还是首次。国家监委建立了特约监察员制度,优选聘请50名特约监察员,展现以开放姿态主动接受外部监督的鲜明态度。“这种公开是一种监督,更是一种自信。”国家监委特约监察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主播海霞说。  不忘初心,努力实现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  不停歇,不松劲,再出发。  2018年12月13日,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现在,国家监委和省市县三级监委已经组建完成。在新起点上,要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坚持目标导向,坚持问题导向,继续把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推向前进”。  就完善纪检监察体制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一个“不能偏”、四个“要跟上”,即改革目标不能偏、工作职能要跟上、各项规则要跟上、配套法规要跟上、协调机制要跟上。  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迫切需要在新的起点上继续把这一改革推向前进的重要节点,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提供了科学指引。  ——准确把握“改革目标不能偏”的要求。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要实现标本兼治,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长效机制。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一个有机整体,不是三个阶段的划分,也不是三个环节的割裂。要打通三者内在联系,在严厉惩治、形成震慑的同时,扎牢制度笼子、规范权力运行,加强党性教育、提高思想觉悟。  ——准确把握“工作职能要跟上”的要求。聚焦监督第一职责,强化政治监督,坚决破除空泛式表态、应景式过场、运动式造势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确保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落实到位。  ——准确把握“各项规则要跟上”的要求。严格执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用好党纪和国法“两把尺子”,实现纪法双施双守,对涉嫌违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问题一体审查调查,准确恰当地适用纪律和适用法律。  ——准确把握“配套法规要跟上”的要求。进一步完善监察法律体系。落实监察法规定的监察机关政务处分职责,研究制定政务处分法。落实监察法关于国家实行监察官制度的规定,研究制定监察官法。  ——准确把握“协调机制要跟上”的要求。各级党委要担负起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党委书记要继续当好深化改革的“施工队长”。推进各级党委反腐败协调小组改革,充分发挥其作为党委指挥、协调、指导、推进反腐败工作重要平台和机制的作用。把纪委监督与监委监督贯通起来,形成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同向发力,党内监督与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协同共进的权力监督格局。  “国家之权乃是‘神器’,是个神圣的东西。公权力姓公,也必须为公。只要公权力存在,就必须有制约和监督。”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高屋建瓴、振聋发聩。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初心,就是要把增强对公权力和公职人员的监督全覆盖、有效性作为着力点,推进公权力运行法治化,消除权力监督的真空地带,压缩权力行使的任性空间,建立完善的监督管理机制、有效的权力制约机制、严肃的责任追究机制。  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对努力实现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作出全面部署,要求持续创新纪检监察体制机制,切实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唯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发进取、砥砺前行,才能乘势而上、再立新功,为取得全面从严治党更大战略性成果、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作出更大贡献。(本报记者:王卓:程威)

::::3月27日无人机拍摄的妫汭剧场。记者:鞠焕宗:摄  北京4月3日电(记者魏梦佳、阳娜)距离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简称北京世园会)正式开幕还有不到一个月,记者提前走进北京世园会园区,揭开北京世园会开闭幕式主会场妫汭剧场的面纱。  妫汭湖畔坐落着一个“翩跹彩蝶舞动”造型的建筑,这就是将承担北京世园会期间各类大规模主题展演、演艺、文化活动和大型集会活动等的妫汭剧场。  据悉,为打造“蝴蝶”造型,妫汭剧场的主体钢结构为悬挑结构,大跨度悬挑钢桁架支撑结构中的最大悬臂尺寸可达120米×155米,最大悬挑为47米。剧场的屋面铺装采用了多色彩ETFE超薄膜结构,呈现深红、深绿、橙色、蓝色、红色、绿色等6种颜色。  为了让“彩蝶”翼部栩栩如生,妫汭剧场采用了铝合金丝勾花网进行装饰。该工艺采用了传统手工编织技法和三维立体建模的新技术,模拟了蝴蝶羽翼下的复杂脉络,通过现代科技和传统手工的融合彰显了建筑中的工匠精神。3月27日无人机拍摄的晨曦中的妫汭剧场。记者:张晨霖:摄  北京建工北京世园会妫汭剧场项目现场负责人刘长宝告诉记者,9850平方米的铝合金丝勾花网上,共绑有5.2万个扎带,每一个扎带需要用工具钳手工旋拧2下,10.4万次手工操作,最终呈现出栩栩如生的“蝴蝶腹部绒毛”脉络。  据统计,妫汭剧场的舞台有6个升降台,29根升降柱及一座长200多米、最高点达36米的威亚塔等。此外,夜景照明灯带总长900米,由2451盏投光灯构成。  刘长宝表示,妫汭剧场目前已全部建设完成,台阶、步道铺设石材,剧场周边的树木和草坪栽种工作等也都结束,后期将进入最后的现场清理收尾和设备调试工作。

相关链接
热门新闻
热点推荐
网站地图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