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s威斯尼斯人_进入游戏
2020-04-08 来源:wns威斯尼斯人

wns威斯尼斯人:wns威斯尼斯人  其中,副中心剧院是集演艺演出、艺术创作、艺术教育、现场体验等功能于一体的“艺术宫殿”,又名“文化粮仓”,其设计理念源于通州古粮仓和运送物资的船舶,对标世界级一流剧院标准进行设计、建设,将满足世界级演出要求。剧院建筑面积约12.53万平方米,高度为49.5米。包括歌剧院、音乐厅和戏剧院三个表演艺术的“文化容器”,同时可容纳观众4400人。

wns威斯尼斯人

::::  南宁9月2日电:题:钢铁的精神钢铁兵——空军友谊关雷达站聚焦练兵备战建设过硬连队  黄书波、周正新、谢磊  “方位XXX、距离XXX,发现不明空情,目标回波弱,现已入境。”  “持续跟踪掌握,派出目力观察哨进行低空补盲。”  仲夏,一阵尖厉短促的警铃声,让空军友谊关雷达站官兵瞬间忙碌起来:雷达方舱内,操纵员凝神注视着显示屏上不停跳跃变化的光点,指尖在键盘上飞速敲击;指挥室内,雷达站站长贲克学不时发出处置指令……  10来分钟后,从报出目标第一点到最终确认是境外模型飞机爱好者私放的无人机,官兵们密切配合,成功处置一起不明空情。  这不是演习。这是友谊关雷达站针对无人机等“低慢小”目标应急处置方案的实战验证,也是他们练兵备战取得的新成果。  “作为南疆防空预警的第一道防线,只有平时实打实才能确保战时打得赢。”贲克学说。  友谊关,古称镇南关,犹如卧龙横亘,气势磅礴、雄伟壮观,承载了中国人民抵抗外侮的光辉历史,更见证了友谊关雷达站官兵们的赫赫战功。建站60年来,友谊关雷达站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3次,被授予“钢铁雷达连”荣誉称号和“友谊关精神文明雷达站”荣誉称号。  “这片热土的繁荣,离不开一代代先烈的奉献和牺牲。”友谊关雷达站指导员聂灵杰说,“作为当代军人,我们要在新时代建立新的功勋”。  近年来,友谊关雷达站聚力备战打仗强化实战准备,深入开展敌情研究,针对雷达反干扰、判定机型架数、阵地优化、掌握低空目标等重难点课目持续攻关,完善制定14个各类空情处置预案,有效提高特情、异情处置能力。  2019年5月15日,上级通报某空域发现疑似空飘物,恰好在民航必经航线上,如果不及时处理,引导过往民航进行规避,很可能威胁飞行安全。雷达站官兵按照平时训练要求,迅速启动应急预案,通过调整雷达工作方式和装备参数,及时判明情况,为上级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  友谊关雷达站坚持将战训人才队伍培养作为提高战斗力的根本:常态化开展“古炮台前讲历史,阵地前沿讲奉献,荣誉室里讲传统,烈士碑前讲牺牲”教育活动,引导官兵坚守传承红色基因,持续保持旺盛战斗意志;通过岗位互换、一专多能等活动,组织进行每日一题战备考核、每周一次战备演练、每月一次空情总结及案例分析,结合参加“红剑”“蓝盾”演习演练等大项任务,锻造能打胜仗的钢铁雷达兵……  靠着实案的背景、实战的标准、实干的状态,友谊关雷达站官兵在近似实战的环境条件下磨砺意志品格和心理素质,雷达站士官操纵员100%具备操作两型及以上雷达的能力,超过三分之一的能操作4型雷达。  2018年3月,中士鄢松江作为雷达操纵员被选调赴西北参加紧急任务。第一次值班时,雷达屏幕突然出现大量干扰,一批正在追踪的重要目标消失,处置不当就可能贻误战机,鄢松江果断处理,利用平时演练方法采取综合手段及时消除干扰,重新跟踪上报目标情况。“如果没有日常近似实战的反雷达干扰训练,肯定要掉链子。”鄢松江坦言。  不仅战勤人员要掌握过硬装备使用技能,后勤人员同样被纳入战时战斗编成。在一次保障任务中,雷达突发故障,油机员陈洛当即带上检修设备冲上雷达阵地进行“补位”,通过与方舱里的雷达技师密切配合,仅用7分钟就查明原因、顺利排故,圆满完成保障任务。  在友谊关雷达站,像陈洛这样具备战勤专业技能的后勤人员目前占80%以上,驾驶员谭一峰能单独完成雷达供电保障,炊事员刘林通过标记员的单放考核,军械员赵魏录取成绩达到合格操纵员的水平……  “金鸡山上云海之巅,驻守着一群钢铁汉……”每天清晨,这首《友谊关雷达站站歌》都会在山巅响起,官兵们坚守“钢弹摧不垮,糖弹打不倒”的站魂,以钢铁的精神、钢铁的意志,锻造守卫祖国南疆的“千里眼”。

wns威斯尼斯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2月11日15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加强农村疫情防控有关情况,一起来关注这六大问题。  1、:当前农村防控的重点是什么?  农村现在防控的重点还是在防,对农村来说,由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疗服务能力相对薄弱,所以防是重中之重,就是要“外防输入,内防扩散”,这是重点。要做好“防”的工作,关键还是要做到“四早”: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特别是要充分发挥农村地方党委政府、特别是两委、乡村医疗卫生机构的作用。相互配合做好发热人员、外来人员的排查,发现发热的、疑似的要尽快转诊至上级医院发热门诊,对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触人员,要做好居家隔离,并落实相关医学观察措施,提供好相关健康服务。  2、卫生健康部门针对农村疫情防控有哪些具体举措?  第一是要做好排查,要参与到网格化的管理和地毯式的排查,对发热、外来人员及时筛查,对“四类人员”尽快分类落实措施,该转诊的转诊,对居家隔离的做好服务。  第二就是做好宣传教育,充分利用农村多种宣传渠道,让老百姓认识到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基本的防护知识就是戴口罩、勤洗手、房间多通风,少串门,少聚集,真正把预防的措施落实。  第三是做好保障服务,包括经费的保障,财政部门已经下达了今年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明确今年新增的经费要全部用于乡村和城市社区的疫情防控,我们也指导各地在物资调配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农村地区的物资保障问题。  3、如何以疫病防治为切入点,搞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改善农村环境卫生?  一是深入开展村庄清洁行动。在“三清一改”的基础上,因地制宜进一步拓展内容,引导农民群众自觉打扫房前房后、屋内屋外,不乱丢生活垃圾、不乱倒生活污水、不随地吐痰、不乱堆柴草和农具,在疫情防控期间不乱丢用过的口罩,做好环境卫生“门前三包”。鼓励农民群众清理户内外杂物、瓶瓶罐罐等,铲除病媒生物的孳生环境,从源头上预防疾病的传播。同时,加强畜禽养殖管理,引导农民群众及时清扫畜禽粪污,减少人畜共患病的传播风险。  二是扎实推进农村厕所革命。要切实认识到农村普及卫生厕所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突出加强农村厕所粪污管控,确保今年底东部地区、中西部城近郊区等有基础、有条件的地区基本完成农村户用厕所无害化改造,持续改善农民群众的如厕环境。  三是全面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关键是要见长效,全面落实农村保洁制度,确保垃圾有人清、厕所有人管、污水不乱倒。对于农村主干道、小广场这些公共区域的卫生,要及时清扫转运,特别是在疫情防控期间,要做到不漏扫、不断档。生活垃圾应定点堆放,有条件的地区最好能够做到日产日清,无法及时清运的也要封闭管理,如果具备一定条件要及时进行消毒。  四是着力引导农民养成卫生习惯。要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明白纸、倡议书、大喇叭等农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加强宣传教育,同时我们也借助电视、广播、杂志和新媒体加强宣传,重点普及卫生厕所知识、日常保洁知识、卫生防疫知识,引导农民群众树立健康卫生理念、养成健康生活方式,提高自我防护意识和能力。  4、在助力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中,如何推进农村厕所革命?  一是引导农民群众强化厕所清洁卫生。我们要利用报刊、广播、电视等媒体加大宣传力度,加强文明如厕、厕所日常管护、卫生防疫知识等宣传教育,引导农民群众对自家的户厕勤打扫、常通风,保持清洁卫生,做到地面不见垃圾、便器不见粪渍。对于农村公共厕所,也要加强日常卫生保洁,适当增加消毒频次。  二是加强厕所粪污管控。对于已经完成改厕的地区,要指导农民群众及时维修破损、渗漏的化粪池等设施,发挥无害化效果。对于使用传统旱厕的地区,要及时对粪便进行覆盖,“人粪不见面”。在疫情防控期间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清掏和转运,确需清掏的要按规范清掏。比如不得取用三格式卫生厕所的第一格、第二格的粪液施肥,不得随意倾倒或直接排放粪污,未经处理或处理后达不到无害化要求的粪污不得还田。  三是指导各地做好下一步工作的谋划。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总结好经验好做法和本地适宜技术模式,进一步完善工作方案,采取互联网、新媒体教学等多种形式,加强对农村改厕施工人员的技术培训,提升工作能力和水平,为疫情结束之后及时推进厕所革命打好基础。  5、如何提高乡村医生在疫情防控方面的医疗服务能力?  一是加大对乡村医生的培训。从国家层面,通过中国继续医学教育网络平台,专门开辟了两个专栏,一个是村医的专栏,一个是基层防控的专栏。截止到2月10日,有56万乡村医生和基层人员在这个平台进行了学习。随着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不断加深,防控知识也在不断更新,我们及时更新网络平台课件,持续加强对乡村医生的网上培训。地方各级卫生健康部门也采取了多种形式对村医进行培训,加快提升他们防控疫情的能力。  二是加强对村医的指导。在建立医联体或者医共体的地方,通过上级专业机构对村医开展防控进行指导,在没有建立医联体、医共体的地方,主要由乡镇卫生院通过乡村一体化实行包村服务。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每个村都要有一个上级的卫生院的医生来包村服务,在没有村医的地方也由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在上级专业机构的指导下,为村民做好防控服务。  三是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利用家庭医生签约手机APP、微信、电话,加强乡医和上级医生的沟通,加强村医和居家隔离人员的沟通,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为防控工作提供一个良好的技术支撑。  6、针对当前的农村疫情防控,有哪些具体举措?  一是迅速组织动员。我们专门下发了通知,要求基层党组织、农村各级组织发挥好作用,把防控责任压实,特别是村两委的责任要落实好,强调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防控上面。同时,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农民群众积极参与到防控工作中来,形成联防联控的机制,不断强化防控合力。  二是落实防控措施。积极配合卫健委等部门,指导村两委逐户督促农民群众不串门、不聚集,对返乡人员、流动人口逐一追踪筛查、登记建档,做好健康状况的监测。实施网格化管理,落实居家医学观察等措施,对发热人员和疑似病例及时送诊,发现异常情况第一时间报告处置。  三是加强宣传教育。组织广大乡村通过大喇叭、流动小喇叭等传统方式,加上手机、微信等现代化手段,用农民群众自己的语言讲解防控知识和要求,督促农民群众加强清洁卫生,特别是厕所的卫生,增强自我防护的意识和能力。同时,我们还结合农时季节,引导农民群众在做好防护的基础上,积极开展春耕备耕。  四是保障物资供应。我们会同相关部门及时畅通农村物流配送通道,千方百计增加乡村物资供应。  五是关爱困难群众。配合相关部门妥善帮助解决确诊患者、疑似病例以及隔离家庭的困难,做好帮扶工作。对农村孤寡老人、无人照看的残疾人,及时安排专人照顾日常生活。同时,对因受防控影响、不能返回就业岗位的,也及时做好帮扶工作。  六是扎实做好返城农民工的防疫工作。前期我们联合人社部、卫健委给返乡农民工朋友发出倡议,倡议大家戴口罩、勤洗手、少串门等等,发挥了很好的效果。

wns威斯尼斯人

::::  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实施以来,中国无偿献血人次和采血量实现了连续20年持续增长,并实现临床用血全部来自公民自愿无偿捐献。但在公众当中,仍有不少人对献血存在误区与偏见,惧怕参与其中。  中国无偿献血人次连续20年持续增长  1998年《献血法》实施以来,中国无偿献血人次和采血量实现了连续20年持续增长。  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1998年全国无偿献血人次约30万,2018年达到近1500万。1998年全国采血总量不足500万单位,2018年达到2500余万单位,增长超过4倍。  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底,中国共设置血液中心32个,中心血站321个,中心血库99个,采血点3164个,建成以血液中心、中心血站为主体,边远县级中心血库为补充,覆盖城乡、运行高效的血站服务体系。  此外,目前,中国28个省份成立省级临床用血质量控制中心。  从费用来看,根据国家卫健委2018年底公布的数据,中国血液价格约为34美元/单位,与高收入国家、中高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平均价格相比,每单位分别低274美元、33美元、16美元、2美元。  世界卫生组织评价称,中国在无偿献血、血液质量安全和临床用血等方面位居全球前列。资料图: 韦亮:摄  这些群体献血率远高全国水平  尽管无偿献血人次数保持连续增长,但从参与无偿献血的人群结构来看,也出现了明显分布不均。  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公务员、高校学生、军人和医务人员每千人口献血率分别为69.2、78、55.8和52.5,远高于全国水平。  根据首都献血服务网早前公布的一则信息,2017年度北京市团体无偿献血前100名中,高校超过一半,前10名中,高校占据9席。  从全国献血率来看,中国相比一些发达国家也仍然存在一定差距。  据媒体报道,此前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每年1.125亿次献血总量中,超过一半来自总人口占世界人口19%的高收入国家。这其中,高收入国家的献血率中位数为每千人32.1次。  相比之下,中上收入国家为每千人14.9次,中低收入国家为每千人7.8次,低收入国家为每千人4.6次。资料图:工作人员进行病毒灭活血浆制备流程。 胡耀荣:摄  观念影响严重:仍有民众因恐惧而不敢献血  普通公众是如何看待无偿献血这项工作的,又有多少人会积极参与其中?  日前,中新网发起了“你参加过无偿献血么?”的网络调查,有近8000名网友参加了调查投票。  结果显示,在参加调查的人中选择“会定期无偿献血”的网友占到32.8%,25.4%的网友选择了“害怕,不会主动献血”。  此外,还有25.1%的网友表示“想参加,但体检不合格”,另外还有16.7%的人表示“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样的调查结果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不少民众仍然对无偿献血存在顾虑。  “大学时学校曾组织过无偿献血,当时班里本来有几个同学都要去参加,突然听一个同学说献血会影响身体,虽然不确定真假,还是打了退堂鼓,最后只有一个男同学去参加了。”一位90后姑娘在采访中回忆了当年的“献血”经历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不少受访者都表示,不去献血是担心对身体产生副作用。  “献血伤元气”、“献血上瘾”、“献血发胖”、“献血传染疾病”……各类说法五花八门,“献血损害健康”的观念仍根植在不少人心中,这也使得很多人没有勇气参与到无偿献血者的队伍中。资料图:民众在献血车上献血。 吴鹏泉:摄  关于献血究竟有哪些误区?  误区一:献血会引起贫血?  献血前,血站工作人员都会按照《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对每一位献血者进行健康征询和血液检测,血红蛋白含量不符合要求的献血者不能献血。  此外,每次献血200~400ml,不超过体内血容量的十分之一,且通过机体自我调整,刺激造血器官加快制造新的血液,血液能在较短时间内得到补充。因此,按规定在符合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的情况下献血,不会造成贫血。  误区二:献血会传染疾病?  《献血法》规定,血站采集血液必须严格遵守操作规程和制度,采血必须由具有采血资格的医务人员进行,一次性采血器材用后必须销毁,确保献血者的身体健康。  血站采血时使用的都是经过严格灭菌的一次性医疗器材,必须符合国家标准的要求;使用后的血袋、针头等医疗废弃物要严格按照规定统一处理,集中销毁,不会重复使用,因此献血不会感染疾病。  误区三:献得越少越好?  中国大陆提倡一次献血200ml、300ml或400ml。对于符合条件的献血者来说,一次性献血400ml与200ml没有什么不同。欧美等国家一次可以献450ml~500ml,这个标准是基于大量医学科学研究和近百年临床实践证明提出的,只要按照献血条件和献血注意事项来献血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对于受血者来说,接受1袋400ml的血液比接受2袋200ml的血液,发生输血免疫反应、传染疾病的几率从理论上讲要少一倍,因此对患者也更加有利。资料图:工作人员对献血人员的血样进行血型检验。 王昊阳:摄  误区四:“献血无偿,用血有偿”不合理  《献血法》规定,公民临床用血时,只需要交付用于血液的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  血液虽然是献血者无偿捐献的,但血液在用于临床患者之前需要经过一系列处理过程,包括采集、分离、制备、检验、储存和运输等,涉及场地设备、仪器材料、人员及管理等成本。  《献血法》还规定,无偿献血者临床需要用血时,免交上述费用;无偿献血者的配偶和直系亲属临床需要用血时,按照省级政府的规定免交或减交上述费用。  误区五:献血会上瘾?  就人体生理而言,献血只是少量失血的过程,并不存在“成瘾”的任何机制和原因。  误区六:献血后会发胖?  献血后正常饮食并不会引起发胖。但有些献血者认为自己献血后需要进补,过分摄入,导致营养过剩,这可能是“献血后发胖”的真正原因。 (记者:张尼)

::::  有了互联网“加持”,处方药销售变得便捷高效、有据可查,但各方角力,政策几度“松绑”“收紧”  网售处方药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  近日,有媒体对20家购药APP售卖处方药的情况调查发现,用宠物狗照片当处方,竟能成功下单;最低10mg就可能导致儿童死亡的毒性较大的处方药——硫酸阿托品片,无须处方就能一次性网购多瓶。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哗然的同时,也让本就政策不甚明朗的网售处方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近年来,网售处方药政策的制定经历了几轮修改,几度“松绑”“收紧”,甚至被业界形象地称为“翻烙饼”。  有分析认为,网售处方药究竟是“松绑”还是“收紧”,关系一个千亿元级的市场。如此庞大的市场蛋糕,企业无不跃跃欲试。在这个过程中,出于对药品安全和质量的考虑,各方态度不一,政策悬而不决,而这也让医药电商们举棋不定、踟蹰不前,网售处方药的“正确打开方式”究竟应该是什么。  企业左右为难  虽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了13年,但对于互联网到底能不能卖处方药,某互联网医疗企业副总裁兼医药事业部总经理汪坤的心中一直有个结,“对于企业来讲是左右为难的,到底应该放开去做,还是不放开去做”。  放眼整个行业,像汪坤一样存有类似焦虑的人不在少数。  2014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到,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虽然这一版《征求意见稿》没有落地,不过该条款被业内视为默许处方药网售的信号。  而在此之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又先后就网络药品监督管理征求意见,明确不得网络销售处方药。  不过,去年密集出台的多份“互联网+医疗健康”文件,再次释放出官方对互联网处方药销售的开放态度。  其中,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卫健委分别下发《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均明确提出,允许医疗机构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可以在线开具处方,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这些肯定的信号,让汪坤和同行们一度看到了希望。然而,今年4月,情况发生大逆转。《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提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与此前相关文件多有冲突,此举被解读为试图关闭网售处方药大门。  某电商平台健康医药部总经理金恩林说,“作为从业者,希望互联网处方药销售能早有结论,因为过去这三年一直处于合规与否的纠结、困难中。”  不仅仅是企业方面,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赵鹏认为,条款说得有些绕口,表达的意思也有些难懂,甚至可以理解为在一些情境下,处方药可以网售,如企业不通过第三方网络,而是自建网络平台和配送系统,是不是就可以销售?  “禁止的是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媒介,还加了一个限定,直接销售处方药,通过这样的条款就会发现,其实立法者也很纠结。”赵鹏说。  便利和质疑  在网售处方药的拥泵者看来,互联网加持下的好处毋庸置疑:慢性病患者复诊时,无须舟车劳顿、频繁挂号,同时也减少了医疗资源的浪费,此外也让药品的购买路径有迹可循。  金恩林告诉记者,从所在平台网售处方药的线上统计数据来看,慢性病用药的平均复购率为一年六次,多的达一周一次或两周一次,而且很多情况是子女为老家的父母在线购药,网售处方药还是给患者和家属带来了便捷。  汪坤对此也深有感触。他介绍,在上海,不少大医院中,多半门诊患者来自江浙皖等周边省份,且多是重病或慢性病患者来挂专家号看病、拿药,他们还要掏路费和住宿费,成本很高。  结合平时去实体药店买抗生素类处方药的亲身经历,金恩林说,不少药店更倾向于为患者“推荐”一些高毛利药品,而线上购药没有这个环节,患者多会购买线上畅销的大品牌的药品,这提升了品牌药、原研药等药品的可及性。  “我曾去上海中山医院,很多医生处理最多的是复诊的问题,很多专家没有时间看真正值得他看的病。”上海某医药公司副总经理章戈认为,从医院的角度来看,不少医院也想开设互联网医院,通过互联网医院加处方流转平台来帮助慢性病病人复诊,并推动分级诊疗。  便民之余,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院长助理王岳认为,网售处方药将真正扭转传统的药品销售模式,斩断过去药品销售中的商业贿赂,降低药价。  在传统模式中,处方药是被动消费品,由医生下处方,决定患者吃哪家的药,而互联网的药品交易,可以实现医生只开药品通用名,患者参考用户评价,自行选购哪家药厂生产的该药品。王岳认为,如果可以网售处方药,医药企业可以直接察看到病人用药后的评价,这才是正确的商品销售秩序。  相较于网售处方药带来的便利,质疑者更担心处方药一旦网售放开,会成为假药泛滥、用药危险的温床。  这些担心并非耸人听闻。过去有媒体曝光,去年,两名年轻女孩先后因网购某治疗急性痛风的处方药,过量服用而亡。此外,电商平台违规出售处方药泛滥,处方审核形同虚设。如此确凿的用药风险,都成为质疑网售处方药的现实依据。  监管是重点  不容回避的是,这些现实困境正让监管“挠头”。  “法律管制应聚焦于问题的实质,对各类商业模式、商业组织形态保持中立,只要能满足法律所规定的实质性目标,应避免过多干预。”在赵鹏看来,网售处方药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保证处方的真实,同时对于一些特殊的需要保温的药品,第三方平台的配送和仓储系统是否规范以及能否实现对个人数据的保护。  关于药品的仓储和配送,金恩林坦言,目前其所在的电商平台有1000多万平米的仓库,“但这1000多万平米的仓库跟我们没有关系,因为药品仓不能和别的仓储合仓,还有一些需要温控的药品超出了现有的配送能力”。  采访中,专家和业界普遍认为,医药领域的电子商务发展势头迅猛,要制定严格的标准和规范,不能因噎废食。  4月23日,在分组审议《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时,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表示,网售处方药不应“一刀切”禁止,应完善电子处方等环节规范网售,并与现有制度做好衔接。  王岳认为,网售处方药必须坚持两点:一是电子处方的身份识别标准越严越好,以较严格的标准倒逼市场和行业改变;二是可以有步骤地开放,可以将选择权下放给地方,条件好、经济发达的地区可以先放开网售慢病处方药。  由于实体药店自建网站售药的成本较大,北京某大药房副总经理兼质量负责人侯明霞表示,如果网售处方药放开,他们希望同合规的医药电商平台开展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的合作。  面对政策的摇摆不定,金恩林希望能有条件地放开网络药品销售,进行规范管理,对配送和仓储环节提出规范要求,完善药品流通和供应保障体系,而不是任由一些企业“野蛮生长”,反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李丹青)

相关链接
热门新闻
热点推荐
网站地图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