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7com-欢迎您
2020-04-02 来源:9297com

9297com:9297com  新京报讯 日前,《北京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面向社会征求意见。1月6日,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对《条例》进行了解读。记者了解到,《条例》提出搭建知识产权侵权预警保护平台,这在全国是最早的。

9297com

::::  转不动的轮椅  文军组织的活动中的病友。受访者供图  文军坠落的地下车库入口。王景烁/摄  文军云南考察之行的记录本。王景烁/摄  活动中的文军。受访者供图  障碍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可能是门口的台阶,也可能是不连续的坡道,或者是高出地面一截的公交车,而这一次,它是一段没有设置任何警示的危险道路。  7月7日晚,坐着轮椅的文军出现在这条道路上,随后,这位截瘫患者从道路尽头跌落到离地约2.2米的地下车库入口处。120赶到现场时,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没有人想到这会是挡住文军的最大障碍。作为一名无障碍出行的推广者,他一直努力让轮椅走到更远的地方。  他去天安门看过升旗、去八达岭爬过长城,他的身影曾经出现在银川、三亚、成都、西安、南京、内蒙古,不久前,他还和妻子去东北来了一趟为期25天的3省6市旅行。他去过南非,到过越南,还去过印度、尼泊尔。  他已举办了11次针对截瘫患者的无障碍出行活动。按照原计划,今年10月20日,他会带领截瘫患者从昆明、大理、丽江一路出行10天,这是这些人第一次尝试跨越3个城市。  为了考察这些地区的无障碍设施,文军一个人出发。他从北京途经15站,在列车上经过了34小时9分,终于到达昆明。每晚10点左右,他回酒店,整理一天的考察结果,拼图发到朋友圈。  7月4日,他到了昆明大观楼,发现很多公交车是一步梯,“适合轮椅上下”;6日,他考察了讲武堂、海埂公园、民族村等景点,“第一次看到了国内街道公共残障卫生间配有电子门锁”;当天傍晚,文军抵达大理。这一天,他一共更新了4条朋友圈。之后,就再没有更新。  这本来只是他的一次普通考察。他先后十几次带着全国各地的瘫痪患者,到北京、西安、南京、宁夏、成都、三亚等地旅行。活动的消息靠病友群、朋友圈发布传播,往往发出来不到几分钟,限定的60多个名额就会报满。  为了保证这些人的出行,他需要提前出发考察:调研酒店无障碍设施,去景区考察线路,根据考察情况,再定路线、排时间、租大巴、协调志愿者。  他的背包里,随时装着一把折叠尺,展开1米长。进了酒店,他就掏出尺子测上测下:卫生间的门要宽于60厘米,保证大部分轮椅通行;马桶与淋浴的距离伸手就能够着,因为站不起来的他们,只能坐在马桶上洗澡。  目前在中国,没有残障人士出行的咨询分享平台。一些旅游网站,也仅有该酒店是否具有无障碍设施的笼统描述。致电到酒店前台,很多服务人员分不清不同无障碍设施的区别,也并不知道残障人士需求的具体信息。  为此,每次找酒店,他最起码要划定七八十个作为备选,一个个地查阅,锁定了范围再去现场勘查。他还要把价格尽量压低,因为长期治病,对这些并不富裕的病友来讲,最合适的价格是150元到200元。  为了这次考察,他专门准备了一个崭新的棕色笔记本。这个本子刚用到第5页,昆明已经考察完,大理的酒店也有了2个备选,他刚走完了两个景点,这份笔记,最终停在了洱海处。  文军去世的消息很快在圈内传开。拿到他的手机那天,妻子和妹妹发现,文军的微信里塞满了8000多条未读消息。他的故事很多病友都能脱口而出。在截瘫患者的圈子里,已有的共识是,很多人能走出来,都是因为文军。  他在2006年创办“北京截瘫者之家”,为截瘫者提供了一处落脚点。这是在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百米左右一栋居民楼里的一个四室一厅,卫生间有加装的扶手,厨房有降低了的灶台,还有不少锻炼的器械。为了随时改装,他买好了电锤和电锯。  截止目前,几千人在这个不大的房间来来往往。五六岁的小女孩在这里住过,60多岁的老人也曾光顾。  在康复中心的日子,是很多病友的“舒适区”。离开了这里,这些人会再次面临着寸步难行的窘境。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相关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和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均对无障碍环境作了规定。2012年国务院发布实施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从无障碍设施的建设、管理与法律责任等环节,也对无障碍环境作了详细规定。  《2018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共出台了475个省、地市、县级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管理法规、政府令和规范性文件,1702个地市、县系统开展了无障碍环境建设。  尽管如此,实际的问题是,无障碍设施的普及率并不高。中消协和中国残联在2017年的百城调研数据显示,我国无障碍设施整体普及率为40.6%,处于较低水准;而除普及率较低,还存在部分无障碍设施被占用、维护不到位、设计存在问题等情况。  “北京截瘫者之家”的病友说,每一次出门都会提心吊胆。目的地不同,遇到的困难就不一样,有的人到了现场发现没有需要的设施,还有的人发现无障碍设施的位置没有标示。一些地方的无障碍洗手间,被锁住放置保洁工具,有的一用扶手就掉了。  在机场,因为助残车迟来,有病友被等待在摆渡车上的旅客指着鼻子大骂了一路;航空公司与机场需要分别联系,一旦对接不到位没有廊桥,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被甩在停机坪。  需要残障人士打起精神对付的障碍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除了注意旅途中的不便之处,文军还要告诉病友如何进行保健康复、如何寻找一份新的生计。  回到家里,多数时间他在查资料,或打电话回复病友。几乎每天,他要在电脑前从晚上六七点,待到半夜十一二点,遇上了心情不好的病友,他与之交流到凌晨两三点才会睡觉。他的QQ好友几千人,他把签名改成:能在各种逆境中生存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25岁时,文军因为车祸损伤了脊髓。他也经历过不愿意迈出家门、整日与床为伴的时光。家里说买轮椅,他一听就“急眼”。原本喜欢交朋友的他,一听朋友来看望就把头扭到一边。  但他很快走了出来,来到北京康复的第3个月,他劝走了一直照顾他的母亲。很长一段时间,文军坐着轮椅,从康复中心到马甸,批发当时病友用的IC电话卡,一趟40公里。他在角门中学、夜市摆地摊,一张电话卡挣三四元。  如今在美国读博士的张娥,是最初认识文军的病友之一。她记得,那时候,文军开朗、乐观,康复锻炼总是坚持到最后,他还常带着病友做些运动。她跟着文军去过陶然亭,从角门一路去天安门看升旗,她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自信和尊严——不依赖别人,就凭着自己,也能走这么远。  张娥说,对于截瘫患者,除了实际存在的障碍外,一个无形的障碍是,出门后感觉所有人都在审视自己。“一起出行时,不再是自己承受这种打量,慢慢也对这种眼光开始脱敏。”  文军曾组织病友来北京登长城。那天,来自外地的60多个病友,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爬到了长城上。一个大姐当场哭了,她没想过,受伤后还能完成这样的愿望,“站在这,我也是好汉了!”  那时候,没人敢相信,这么一大帮人就这样自发来到长城。旁边走过的女游客猜测,“估计是残疾人拍电影来了”。得知实情后,她自发要求成为团队的志愿者;一位第一次来中国长城的法国人,还兴奋地跑进人群中做出起跑的动作留影。  “国外有很多报道,说中国的残疾人去哪儿了,法国人也可以回去说,中国的残疾人都在这儿!”在一档电视节目中,文军提高了声音说。  后来每次活动,他们要么排成一字长队,要么就是围一个圈,一堆人坐着轮椅,扬着手臂,“真的挺壮观”。  “看到了文军,就觉着自己一定能行。”病友老唐消沉了6年,在聊天室里认识了文军后来到了北京,帮文军一起打理截瘫者之家;贵州的80后小唐,因为文军第一次自己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现在经常自驾出门。  此前,许多截瘫患者已经习惯向人求助。张娥说,每一次出门乘坐公交车,她要先找人把自己背到指定位置上,轮椅提起来、放下,再折起来,放进公交车里。即使很多好心人帮忙,可她始终心里打鼓,“天哪,我又要再爬一座大山——总会想到前方会有多少障碍,要求多少人帮忙。那不如还是别去了。”  曾经在美国和法国生活了5年,去过近30个国家自助旅行的残障人士纪寻做过一份中国特殊旅行者调查。她发现,中国残障人士出门遇到的最多的问题是目的地没有无障碍设施,找不到无障碍的信息,找不到合适的酒店,也找不到懂这些设施的服务人员,通常情况下,服务人员的态度也并不佳。“面对这些问题,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人给出一个答案”。  相比之下,在欧洲旅游的时候,可以从多种渠道寻找想要获得的关键信息:官方渠道有各种旅游景点的无障碍的信息,公交系统的网站上标注了无障碍的线路。旅游公司的网站上有关于城市的无障碍指南,经验丰富的残障旅行者也会在这里分享旅游景点、网红餐厅之类的信息。此外,还有被奉为“旅游圣经”《孤独星球》丛书,以及旅行博主分享的旅游指南可供参考。  如今,在文军的影响下,张娥经常自发选择乘坐地铁出行。“想让地铁工作的人员知道我的存在,这些设施是有意义的,你需要不断地去保持它,维持它,而不是让它落灰和失灵。”  她说,因为出行不便,穿梭在路上的残障人士相对少见。久而久之,很多人遗忘了这样一个群体,也忘记了如何维护他们的需求和权益。“你要不断地去出现,这就是文军在做的事情,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努力。”  文军去世时,距离原定的出行计划只有3个月。在处理文军的后事时,人们也在讨论,这场云南之行,是否还能如期举行?  每个人都想完成文军和病友们的心愿。但到每个环节才发现“一帮人的能力加起来都顶不上文军一个”。“他保证的不是做什么更好,而是万无一失。对于这个群体,有一个不舒服都不行。”文军的妹妹说。  只有身边的人知道,这些障碍清除起来多不容易。为了节约费用,文军习惯一个人出门,多数时间跟着他的,只有一辆轮椅。  有人劝他找个旅游公司,他说,“还是要亲自去看一看,才能更放心”。坐在轮椅上带不了多少行李,他把小箱子压在腿上,斜挎个小包,轮椅后面再挂一个双肩包。几次遇上下雨,回到住处他已全身湿透。  在妻子看来,文军“有使不完的力气”,“有人开玩笑,军哥就是一个大牲口。”  每次考察完,文军都会形成一份报告,最终落实成一份发给病友们的出行时间表。这上面有具体的时间规划,从早晨7点半到晚上8点半衔接得几乎丝毫不差。  为了这些工作,他已经2年没回老家宁夏固原了。他告诉妹妹,这一次,他本打算考察完云南,顺路回家待上一周。  这个愿望最终没有实现,文军的身影定格在路边的监控摄像头里。7月9日,亲友们前往派出所,调看监控。监控里,文军滑着轮椅前行,“人突然就掉下去了”。  亲友质疑,文军身亡原因,疑与无障碍路口被堵、地下停车场前未设置防护设施有关。  与涉事酒店沟通的,是老唐与文军的家属。老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对方承认了自己的责任,希望他们走法律程序。  如今,事发地看上去和平常已没什么不同。文军遗落的那顶黑色鸭舌帽被自发前往追思的朋友捡起,残留的血迹也被连续几日的雨水冲刷干净。  这段平路的尽头,多了一个反光筒和一条挂着各色小旗的警戒线,再往前的拐角处,几个石块压着“消防重地,禁止通行”的标示牌。  事发一周后,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重走了这条路,即使在白天,站在路口不刻意观察,也很难看清道路的前方已截断。人们推断,事发当晚9点多,坐在轮椅上比正常人低半个身位的文军,因为轮椅的重力,很可能头部先着地。  因为公共安全设施的不完善,这位致力于推广无障碍出行的公益人士,在考察无障碍出行路线的途中去世。“实在是太讽刺了。”身边的病友这样说。  与文军相识的病友程剑,对于文军的离开,还有另一层担心,“希望这个事件不要让病友觉得这会是自己的明天,又跌回一个忧心忡忡对出门畏惧的状态。”  出事后,文军的好友自发赶往了现场。这些人很多是病友,与文军已相识10多年。他们都记得,在举办奥运会之前,北京的无障碍设施没那么完善,门口常常是几层的台阶,没有连贯的坡道,文军常常一个人徒手滑着轮椅出门,再回来时已经过了大半天,常常浑身汗湿了个透。  所有的病友都感觉到,这几年,有关无障碍设施逐步在推进,就像“牙齿一点点地长大”,如今,不少高层次论坛以其为主题。清华大学成立了无障碍发展研究院,配合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开展无障碍发展领域的研究。深圳打出了无障碍城市的标志,从上层和战略发展的角度推广起无障碍设施的建设。  他们的轮椅可以定制了,路越来越平了,组织的活动成了规模,更多的病友自己找来,出行的意愿挺强烈。文军计划,这次的活动可以多跑几个城市,他还专门安排了一个环节——为所有的轮椅夫妻拍一组婚纱照。  这些病友正守着他的朋友圈,期待着这次浪漫的云南之行。这一回,他却倒在了半路。(王景烁)

9297com::::  南昌8月24日电(记者郭强)江西省委组织部、民政厅等部门日前联合发文,2019年至2021年,江西省将新建或改造农村互助养老服务设施7800个,力争覆盖70%以上的建制村。  农村老人收入低、子女外出打工多、养老机构少,是当前养老短板的“短中之短”。江西省要求,各地充分利用闲置的校舍、民房、老村部、祠堂等,因地制宜配建互助养老服务设施,并配备厨房、用餐室、卫生间等功能场所,添置老人休息床(椅)、棋牌桌、炊具及用餐设备等基本生活设施,有计划推进适老化改造,有条件的地方还可增设图书室(阅览室)、卫生室、健身活动室(场地)等。  江西省还要求,各地对分散供养的特困老年人、失能失智以及留守、独居老人,根据需要提供助餐、助医等服务,让农村老年人老有所依、“屋空心不空”,让在外子女省心安心、“人走心不走”。

9297com

::::  北京7月15日电 :题:今年汛情如何看?——来自应急管理部、水利部、中国气象局的信息连线  记者刘诗平、叶昊鸣、高敬  当地干部在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九圩镇梅洞村涉水为道路中断的村屯运送救灾物资(7月14日无人机拍摄)。记者:周华:摄  7月15日,长江中游九江江段超过警戒水位并在缓慢上涨,湘江全线再次超警戒水位,西江第2号洪峰来袭,万千干部群众奋战在防洪抢险一线。据预测,“七下八上”期间(7月15日至8月15日),长江中下游、黄河、海河部分水系、辽河等,将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  今年汛情究竟怎样?防汛抗洪形势如何?15日,记者就此与应急管理部、水利部、中国气象局进行了信息连线。  形势严峻:我国进入“七下八上”防洪关键期  来自水利部的最新消息显示,受上游干流及鄱阳湖水系来水影响,长江中游九江江段及鄱阳湖水位超过警戒水位,并缓慢上涨。15日8时,九江站水位超警戒水位0.58米,鄱阳湖湖区及周边有14站水位超过警戒水位0.51米至1.78米。  与此同时,受强降雨影响,湖南湘江全线再次超过警戒水位,部分河段超过保证水位。15日8时,湘江湘潭站水位超过警戒水位0.93米,长沙站超0.64米;珠江流域西江干流已发生今年2号洪水。  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说,入汛以来,全国已有377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长江中下游发生1次编号洪水,黄河上游、西江、韩江各发生2次编号洪水。  7月15日上午8时许拍摄的汉口水文站水位标尺。受上游持续降雨影响,长江干流湖北段水位持续上涨。7月15日14时,长江汉口水文站水位达到26.09米,超过设防水位(25米)1.09米。记者:程敏:摄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方翀表示,主汛期以来,由于副热带高压位置偏南、偏东,导致我国主雨带持续徘徊在江南至华南北部一带,造成南方地区强降雨过程频繁。  据气象水文部门预测,今年“七下八上”期间,我国将出现南北两个主要多雨区,南方多雨区位于江淮、江南、西南东部等地,北方多雨区位于东北东南部、华北东部等地;长江中下游、黄河、海河部分水系、辽河等将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同时,一个月内将有2至3个台风登陆我国,较常年略偏多且强度偏强,防汛抗洪形势严峻。  全力防汛:坚决守住洪涝灾害防御底线  面对严峻汛情形势,全力构筑牢固的洪涝灾害“防御工事”首当其冲,必须周密安排,提早部署。  “突出重点江河防御。把长江中下游、黄河、海河、辽河等作为防御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鄂竟平说,长江中下游干流目前部分江段仍超警戒水位,后期降雨仍然偏多,与前期多雨区域高度重叠。黄河、海河、辽河等北方河流常年不来大水,部分干部群众不同程度存在侥幸心理和麻痹思想,抗洪抢险经验缺乏,工程基础薄弱,一旦发生洪水,防守难度极大。  船只从汉江(右侧)驶入长江(左侧)水域(7月15日无人机拍摄)。记者:程敏:摄  鄂竟平提醒,“七下八上”期间降雨偏多的北方地区,要特别重视水库和堤防安全。严格执行汛期水库汛限水位有关规定,严禁水库擅自违规超汛限水位运行。对长江而言,必须加强长江流域超警戒和超保证水位河流、薄弱堤段、险工险段等巡查防守,确保堤防安全。  气象部门在气象监测预警方面起着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的作用。中国气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让气象信息“跑赢”灾害,气象部门及时将预报信息通报给当地政府和应急、水利等部门,使各部门提早做出相应的防汛准备。同时,全国70多万气象信息员奔走在气象防灾减灾一线,发挥预警信息“最后一公里”的重要作用。  据介绍,入汛以来中国气象局与国家防总、水利部、应急管理部、自然资源部等建立常态会商机制,督促相关地区压紧压实责任,联合发布国家级各类预警300多次。  科学抗洪:千方百计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应急管理部统计显示,自6月份进入防汛抗洪关键期以来,福建、江西、湖南等省份遭受大范围洪涝灾害。截至7月11日,共有1991万人次受灾,129.8万人次紧急安置,58.2万人次需紧急生活救助,3.4万间房屋倒塌,农作物受灾面积1761.4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534亿元。  应急管理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全国已进入全面汛期,未来多个地区还将连续出现强降雨天气,防汛形势严峻。  7月14日,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渔池头村发生洪涝灾害,有关部门迅速展开救援。发(陈思汗:摄)  针对湖南、江西、广西、贵州等遭受严重洪涝灾害的省份,国家防总、应急管理部、水利部等已派出多个工作组赶赴抗洪抢险救灾一线,详细了解当地防汛抗洪应对工作,指导相关部门抓好堤防巡查、监测预报预警、人员转移避险、抢险救援组织等关键环节,避免人员伤亡,减轻灾害损失。  中国气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级气象部门要加强气象监测预警,立足防大汛、救大灾,突出抓好监测预警、值班值守、会商研判,做到早预测、早预警、早准备,尽最大努力把暴雨、洪涝等汛期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水利部要求各地突出重点江河防御,突出水库和堤防安全,突出在“防”上下功夫,扎扎实实工作,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7月14日,在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杨家桥街道伍家院社区,志愿者唐新林(前)与唐满园(后)在被洪水淹没的道路上划船巡逻。发(陈思汗:摄)  应急管理部有关负责人强调,各地发现重要险情,要第一时间向当地党委政府报告,及时启动应急响应;确保各类堤坝绝对安全,特别是大江大河、大中型水库绝对安全;增强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多灾种救援能力,特别是防汛救援能力,提前预置救援力量,增强机动力战斗力,对受灾重点地区集中使用力量,做好队伍、物资、装备等各项准备,确保主汛期安全。  长江委:流域仍有持续降雨 做好长江1号洪水防御工作  水利部:入汛以来377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全国多地迎来强降雨:各地全力防汛抗洪  水利部发布洪水黄色预警:10省区须注意防范  多地河流发生超警洪水:国家防总启动Ⅳ级应急响应

::::  兰州12月19日电 题:雪域天路如何穿沙漠、过高原、迎极寒?——敦煌铁路建设者攻坚克难的智慧  记者李杰、王浡  18日,连接兰新铁路、青藏铁路的“金腰带”——敦煌铁路迎来全线通车运营。记者近期走访了这条穿行库姆塔格沙漠流沙区、翻越当金山高寒地带、打通塞什腾山的雪域天路,发现面对重重困难,中国铁路建设者集思广益、智慧攻坚,打造出一批重点特色工程,树立起西部铁路建设新的里程碑。  沙山沟特大桥:流沙“围堰”筑桩基:“面膜”补水养桥墩  地处甘肃省酒泉市的沙山沟特大桥,全长10.6公里,不仅是库姆塔格沙漠流沙区内亮眼的建筑,也是敦煌铁路重难点控制工程。  风沙活动频繁、昼夜温差巨大、干旱少雨……严酷的自然环境成为建设中的“拦路虎”。不屈的铁路建设者巧用智慧,把“拦路虎”变成“踏脚石”。  “沙漠中建桥,关键是打好桩基、承台。可沙如流水,按照传统工艺一挖就塌,根本无法施工。”中铁十一局第一工程公司项目总工尹斌全说,沙山沟特大桥桩基要穿过14至33.4米厚的移动沙丘,承台更是大部分位于流沙层。  在活动性沙漠中打桥墩,难度不亚于在湍急的河流中打桩。经过两三个月的反复论证,一项名为“移动沙丘地区旋挖钻钢护筒跟进干法成孔施工工法”的新工艺应运而生,填补了国内沙漠地区桩基施工的应用空白。  “简单来说,这个工艺就是在流沙中用钢护筒形成‘围堰’,解决成孔困难,内掏外打,分节循环跟进。”尹斌全说。  桩基施工难题破解后,桥墩混凝土养护又困扰着建设者。“混凝土必须长期在湿润环境下‘保养’才能实现高强度,但沙漠干旱缺水、蒸发量大,养护十分困难。”:尹斌全说,为此,他们研发了一种铁路薄壁空心墩循环滴灌养护系统。  记者看到,这个系统就像给桥墩内外壁“敷面膜”——土工布和薄膜包裹墩身,循环滴灌系统实现“保湿”。“这项工艺不仅节能环保,养护效果还特别好。”:尹斌全说。  当金山隧道:“酥心饼干”里打洞:“反弹琵琶”挖竖井  “敦煌铁路施工难,难就难在海拔3000多米的当金山隧道。”敦煌铁路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包存文说,全长20.1公里的隧道,经过11条断层和1900多米长的大变形段落。  “地质复杂,岩体破碎,尤其是活动性断层,内部是强风化岩层,遇空气就风化掉渣,就像‘酥心饼干’里打洞。”敦煌铁路公司工程部部长独云龙说。  “我们通过快速挖掘、快速支撑、快速封闭,与空气‘赛跑’,赶在岩层风化成渣前完工。”:独云龙说,他们仅8个月就打通825米的活动大断层,比设计工期减少一半。  面对多变的气候和复杂的地质,铁路建设者在当金山隧道施工中创造了多项纪录——高原特长单线隧道施工通风技术、无人化隧道深竖井施工技术、隧道盲管清洗技术……  “我们采取无人化技术开凿了深达442米的通风竖井,这在铁路隧道施工中尚属首次。”独云龙说,通风竖井是保障施工掘进、防灾救援的关键工程。传统竖井施工往往钻眼打炮、人工凿井,但开凿高深度竖井,施工安全难以保障。  施工人员改进煤矿施工中的“反井法”,“反弹琵琶”挖掘竖井——在地面先打导孔,然后穿一根动力轴,利用反井钻机扩孔施工,从下至上挖掘。“无人化施工既安全又高效。我们仅用三个月就完成施工。”独云龙说。  塞什腾隧道:“钢铁血管”破褶皱:钢铁意志战高原  塞什腾隧道总长7256米,地处平均海拔超过3200米的塞什腾山地区,沿线断层、褶皱丰富。岩层本就软弱破碎,还富含地下水,施工难度极大。  “岩体一碰就碎,掘进中稍不留神就塌方。”中铁五局机械化公司敦格铁路工程指挥部副总工程师段峰说,“每天只能在岩体中掘进几米,为确保施工安全,还得边掘进边加固。”  为防止掘进过程中地下水渗漏,施工人员修建长达839米的泄水洞;为加快施工车辆通行速度,他们设计了975米长的辅助施工通道……一条条“血管”打通了塞什腾山,穿断层、破褶皱,确保了施工安全顺畅。  修建辅助性“血管”大大增加了工程量,可身处高寒缺氧环境中的建设者依旧顽强不屈。“头疼、失眠、嘴唇发紫是每个建设者最多的感受,可参建工程人员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中铁五局机械化公司敦格铁路工程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张清亮说,他们奋斗1800多日日夜夜,终于打通了这条“钢铁隧道”。  7年多的时间,铁路建设者巧用智慧、攻坚克难,在敦煌铁路上留下汗水和足迹,留下技艺和专利,更留下“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的精神品质。

相关链接
热门新闻
热点推荐
网站地图首页